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硕 的博客

 
 
 

日志

 
 

我在校报向“假想敌”开炮  

2008-11-17 10:25:00|  分类: 我的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校报向“假想敌”开炮


 日期:2006-3-6 9:27:13     来源:   编辑: 


      今年5月是山东大学报七十五周年华诞。“人生七十古来稀”,在一个近代高等教育起步相对滞缓的国家,七十五周年的校报应该也不多见。对于我个人来说,“校报”是一个专有名词,一提到“校报”,如果不加任何限定,那肯定就是山东大学报;“校报”这个名词前面的定语是一些伟大的词汇,诸如:人性、温情、宽容、创新,这简直就是一个理想的家园;“校报”也是一张张亲切鲜活的面孔,傅硕、王老师、唐老师、贵老师、李老师……这些面孔不经意间就会在你的脑海中浮现。
     2002年的暑假比较无聊,开学后我就该读大三了,对未来感觉有些无所适从。傅硕走了,他曾跟我说起推荐我到校报去做学生记者。对当时的我来说,傅硕几乎是校报学生记者的代名词,他好牛,每期校报上都可以轻易地找到他几个名字。快开学了,穿过图书馆前日光如瀑的广场,我敲开了位于办公楼五楼的校报的大门(门本身并不大,但给我的感觉却是大门)。恰好傅硕让我找的王老师在,第一面王老师就非常亲切,微笑着问了我一些基本的情况,特别是平时爱读什么书报、在哪里做过实习,我用热情而凌乱的话语回答着。我敲开了校报的大门,比自己想象的轻易许多。开学以后,我就经常性地穿过图书馆前的广场,游走在宿舍、课堂和校报之间,进入了一个三维立体世界。
也许是出于对“新闻无学”、新闻与宣传相提并论、新闻八股文这些陈词滥调的逆反,慢慢地我产生了一种朴素的想法:新闻可以好看,而且必须好看,让人愿看、爱看,而不能程式化、公文化,即使是宣传也应该遵循新闻写作的规律,好看的新闻才会产生良好的宣传等效果,光这里面就大有学问。所以在我个人的新闻写作中,一直追求新闻文本的好看(可读性)。要好看,就要谋求新闻写作的创新,就要采用个人化、感觉化、故事化、使用直接引语等手法。
      我进入了校报,打算把自己的一些粗浅的想法付诸实践,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改善一下新闻文本和文风。其实,一开始我是有些担心的,不知道校报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新闻文本和文风,而且从校报上看到的一些新闻稿与我的想法背道而驰,特别是一些会议报道,还是程式化、模板化的,几乎令人窒息:某日,某会议在某处隆重开幕,某领导讲话(领导讲话很长,但很少使用直接引语),某人主持会议,会场庄严气氛热烈,出席会议的人数、出席会议的主要领导人,出席会议的还有等等。但很快我的这种担心被打消了,校报用版面证明了她的宽容与创新。
进入校报之后我才发现我在校报上的第一篇新闻稿在此之前已经发表。由于包括校报在内的媒体出于准确性的考虑,一般不轻易刊登外人撰写的新闻稿,当时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校报,没想到却在校报头版上发表出来,我惊喜地看到那期校报已在近半年之后。这是一篇叫做《实打实在路上》的新闻稿,写的是一场研究生学术论坛(会议报道之一种)。
      “‘我在法国读研究生时,主要的收获在于踏踏实实地学习、工作,多付出、多工作、多劳动。’……‘在研究生学习期间,主要是个性和人格的完善。山大尊重学生的个性,但共同的是,要培养严谨的学风,老老实实做人,精力不要虚度。’……这是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王琪珑分别回答自己在法国留学的收获和山大研究生学习的收获两个问题时说的话。在4月19日晚这场名为‘在路上’的‘百年激扬’研究生学术论坛上,王院长的话给人留下了强烈的‘实’的印象。……与之对应的是在座学生们的实话。他们针对山大的现状特别是研究生教育现状提出了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
     也许别人看了之后会觉得这篇消息平淡无奇,但对我来说,这却是对“假想敌”的一次胜利开炮,而且这个“假想敌”时至今日仍充斥着我们的媒体版面。在我看来,这次炮火的闪光点在于标题的出新而又化用论坛主题,导语不程式化,而是引用尽量有趣、有益的对话内容,第三就是直接引语的使用。这些就足以使这篇消息跳出新闻八股文的窠臼。
      进入校报后,随着校报一期期的出版,我一次次对着“假想敌”——新闻八股文开炮,而且每次都想让火力更猛更强。比如进入校报后奉命采写的这一篇消息:“纪念邓从豪院士学术报告会举行”。“邓鲁站在台上,这位邓从豪院士的长子,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美国光学会2002年ArchieMahan Prize及Edward U CondonAward获得者,现身说法劝言台下的大学生‘常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陪‘父亲散散步’。他将父亲对自己的遗训‘学问上:勤奋、多思、精进;做人上:诚实、正直、助人’分享给大家。随后他开始了‘超慢光速传播最新实验进展’的学术报告”。这是1月12日上午在邵馆举行的纪念邓从豪院士学术报告会上的部分内容。
      这一篇会议报道的导语是从邓从豪院士的长子写起,并引用邓鲁的劝诫和邓从豪院士的遗训,可谓至情至性,很容易引起受孝道熏染至深的国人的共鸣。个人以为这篇消息是个人化新闻写作较好的一篇,至少你在新闻中是可以看到个人,而并非大家都面目模糊,众口一词。
又如“我们喜欢这样的‘马列课’”(原题为“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我们的目标是把这个课办成全校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现在看这个目标基本达到了。’我到博士生一年级的课堂上求证马列部主任周向军的这句话,看到课堂的景象并询问过多个同学后我无法怀疑了。”
由于新时期“马列课”等公共政治课并不叫座,这篇通讯是以记者质疑求证的视角切入采访和写作的,等到记者采访完和读者从导语开始顺着阅读完,“马列课”何以成为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已不言自明,从而使这篇报道起到较好的宣传效果。这种视角和写法不失为一次小小的火力突破。
      就这样,在校报的日子里,我一次次对自己的“假想敌”开着炮,想尽量摆脱新闻八股文,改善新闻文本和文风(当然这只是新闻改革中的一部分),一篇篇我试图有所创新的新闻稿登上了校报的版面。校报是我的平台和阵地,给了我足够的宽容,我是校报力图创新中的一个小卒子。
      宽容和创新的校报给我这个小卒子提供了一个宽阔的舞台,我从中收获了很多的机会、朋友和快乐。在校报的日子里,大大小小的会议我参加了不少,各方各面的人物也接触了不少,这些都增加了我的视野,提高了我的见识,我的新闻采访、写作、摄影、编辑等能力都得到了有益的锻炼,这些技能仅靠书本是不够的。更难能可贵的是,校报的温情、人性使我心怀馨香和感激,在那种氛围中工作是一件极其愉快的事情。在校报,我结识了这些营造出良好工作氛围的老师们,他们的为人处事让我学到了好多做人的道理,在我困难的时候他们对我的帮助和呵护如同我的家人;在这里我还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校报与他们相聚和共事也是我大学生活的乐事。这些对我来说都将是一生难得的财富。
      现在我仍会时不时到校报转转,看看校报的老师,新来的学生记者,翻翻散发着油墨芳香的报纸,就像一个嫁出去的姑娘回到了自己的娘家,一切都显得那么亲切,好像昨日并未远去。
      在另外一篇文章里,我曾经写道:我一直为山大校报在高校校报中的卓越表现而感动,为曾在这个平台上成长而心存感激。现在我还是想用这句话来献给我七十五岁的校报。作者简介:2004年毕业于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曾被评为《山东大学报》明星记者等。现就职于《齐鲁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