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硕 的博客

 
 
 

日志

 
 

蒲坚“忽悠道”  

2012-12-19 17: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蒲坚“忽悠道”

 

文/傅硕

   据说“忽悠”这个词的发明权属于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唐双宁自己也考证一番,最后结论是,的确如此。蒲坚曾经说过,知识有正知识、负知识之分。正知识创造财富增量,负知识把人往牢里送。按照他的逻辑,忽悠也分两种,一是正忽悠,一是负忽悠。

 

    先不管他是正忽悠,还是负忽悠,我称之为忽悠道。为什么说蒲坚的忽悠是道,而不是术。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在外面很少讲中信信托,老是讲信托行业,很少夹带私货替自己公司做宣传;二是他讲的东西,我实在是听不懂。听不懂的东西,我们暂时称之为道。

 

    比如信托,他说有宪政逻辑、人的逻辑和金融的逻辑。他就跟孔子似的周游列国布道,孔子不太受待见,不过蒲坚的待遇比孔子好很多,据说女粉丝超过男粉丝。这年头,女士是喜欢他的帅还是他的布道,我反正是搞不清。让我更搞不清的是,蒲坚常常会用反问句,什么是财富?什么是创新?什么是风险?什么是问题?这种带有蒲氏烙印的发问,让人发疯。这么问,就是要颠覆一切。蒲坚俨然一个革命派。

 

    我曾对中信信托的王珂说,我看不懂蒲坚的文章,听不懂蒲坚的讲话。他找来一堆资料,帮我消化领会蒲坚的精神,最后我还是一头雾水。因为不懂他,前几天在昆明的信托峰会晚宴,我躲他远远的。

   

    不过,我也有自己的理解。蒲坚的忽悠道,跟他的经历有关系。他在中信证券做过,管过企业融资、创投等部门,还是一家银行、两家寿险公司的董事,做过实业。可能很少有人像他经历过这么多行业,管理过这么多部门。逛了一圈,他的蒲氏发问就出炉了。“什么是”的背后是“是什么”。“是什么”是多选题。比如说,信托是基金,信托是保险,信托是PE,信托是VC。如果想要尽可能多选答案,就要在“什么是”上做文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蒲坚的狡猾?

 

    如果从这个角度讲,我就很容易理解中信信托的“无边界服务、无障碍服务”了。既然信托什么都是,就是信托什么干,关键是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把活干好。把活干好,你什么都是。活干不好,你什么都不是。所以我很感慨,信托这些年是一帮文化人干大的,他们最NB的是,就是干的有文化不书生。知识真是力量。其实,从企业的角度讲,做大规模,放大增量,抢占市场是不二王道。

 

    中信信托干了什么事呢?我还是要借用唐双宁一句话。有位领导问刚刚到光大的唐双宁,为什么中信做的好,光大没做好。唐双宁说,中信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光大是第一个吃蜘蛛的人,都在做探索,都对市场经济有贡献。套用唐双宁这句话,中信信托这些年玩的活,都是“吃螃蟹的人”的活。

 

    凭什么蒲坚没有吃蜘蛛?他有一堆文章,比如《从信托的中国价值分析寻找信托业的未来发展模式》、《信托业应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更大贡献》,我也看不懂,只是知道两点,一是他讲的是正知识,二是他在讲政治经济学。正知识是站着把钱赚了,讲政治经济学是为信托行业争取宽松的环境和氛围,为自己和行业争取多一些社会理解和支持。谁让他是信托协会会长呢?再说,这些年,金融企业的社会地位虽高,社会形象却不昨地。不过,我相信,即便他不是,他也会这么干。站得高,看得远,才能立的实。从这个角度讲,中信信托内部诸多NB的制度设计,我们都能很容易理解了。

 

    他有一句话,我是听懂了,“如今各类金融机构应该学习的是投资能力与风险承受的平衡,是股东利益和社会责任的平衡”。

 

    如此看来,他的很多话,都是托,这也实在难为他了。但是,我相信,他心甘情愿为难。这个活,他不干,谁干呢!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